I'm a paragraph. Click here to add your own text and edit me. I’m a great pl

(台湾-廖秀娟)

 

    如果說,短宣是一場屬靈爭戰,那這次的短宣,使我深深懷念起以前一起奮戰過的戰友們!

    回台的前一天,早上我們輕鬆的逛可可門市試吃、採買,下午到賀大哥家有豐富的水果大餐、榴槤蛋糕,回到住宿的婚紗店後開始打包行李。從台灣來沙巴的時候沒有問題,160公斤的行李全是公用的布偶、道具、糖果、文具等;回台灣的時候,往年我們也沒有分的這麼清楚,一個人平均託運行李十公斤?這個問題?就以我來說,去年回程的時候,託運一個大幫寶適紙箱,裡面不是只有我自己的東西,還要有為了戲劇佈道向教會借的五六套戲服,道具,打板,鈴鼓樂器,另外為了跳讚美操、原住民舞蹈特地自費買的音響設備器材,怕託運被摔壞了得要隨身行李來來去去的背著,而且,20公斤的行李拖運費400元,10公斤也才200元,為了這10公斤、200元,隊員有些聲音。

真是令我感觸良深!

有些東西,不是用金錢所能衡量的!!

 

       我想起溫暖的吳蔥、秀菊和佳音。

 

       前年我們在根地咬的服事某一天,從早上就出門,為主席家趕鬼,下午在教會一場佈道會,下起好大雨,我們冒雨到下一個教會預備一場佈道會,途中因為上坡路面是泥巴下雨後濕滑泥濘又有坑洞,爬了幾次都爬不上坡,大家齊心禱告終於衝上了路面!到達教會後,每一場至少都要先預備200個造型氣球,更不要說佳音連演了六場好撒馬利亞人中被搶劫的鄰舍,摔得兩腳都淤青了!重點是我們一群人11.2點滿身疲憊的回到住宿的教會,沒水沒電,更不用說有熱水器,可以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呼呼大睡啦!所以我們就直接上了二樓,睡覺去了。是秀菊用瓦斯爐一壺一壺的燒著熱水,每人半桶洗澡水,是吳蔥一個一個親切的呼喚著我們下來洗澡,因為我剛好經期來,實在是累的不想動了,但曾媽超有耐心的、溫柔的叫了我好多次,實在是讓人感動的沒有辦法假裝聽不見,只好下樓來洗。平常洗澡,一定是嘩啦啦的開著蓮蓬頭沖著水,看著那半桶水!唉~實在只能用毛巾沾水擦擦澡,又好冷……

這樣的情況下,佳音居然還能把她的熱水剩下半桶拿來給我!

當時的那半桶熱水,在我心中絕對是無價的!

        我想起瑞日、惠芳、正男。

       之前短宣回台的前一天,不要說到大茄來海鮮餐廳吃晚餐,到賀大哥家吃豐盛水果了,我們曾早上三點半從古晉飛回沙巴亞疪,沒有休息喔!因為隔天晚上在「加一杯」還有兩場台灣之夜,所以到佑英姊妹家預備美食,作鹹豬肉、炒米粉、茶葉蛋、愛玉、、、等。下午我們到「加一杯」預備造型氣球,然後曾接著連續有「兩場」佈道會!六點半到八點半一場,八點半到十點半一場,一樣的流程,讚美操開場,原住民舞蹈,布偶劇,戲劇、詩歌、見證、短講、呼召。是會累的耶!十一.二點回到住宿的婚紗店後,不是倒頭就睡喔!才正要開始打包託運行李,因為布偶、道具、戲服才剛用完。

      他們就是這麼無怨無悔的作!而且我忘了,從古晉回沙巴的前一晚,我們在巴色會佈道所也有一場台灣之夜,所以當我們一樣早上三點半起床飛到古晉後,在機場站著等了快兩個鐘頭,到住宿小店放下行李後,馬上、立刻在七月底的古晉街頭探訪!中午吃完飯後,還是沒有休息,在大太陽下走路到購物中心個人佈道。傍晚回到巴色會佈道所附近為「台灣之夜」作邀請。

        古晉「台灣之夜」當天早上在巴色會佈道所參加主日崇拜,帶主日學,中午愛宴後,昏昏欲睡的聽著隊員曾增河弟兄和佈道所弟兄姊妹們講聖經理財。前一晚亮娜師母、瑞日、吳蔥、秀菊、惠芳姊妹們就先在佈道所預備著「台灣之夜」當晚的美食,我和佳音早就不支的躺平了。「台灣之夜」的流程,當然還是不能少的讚美操、原住民舞蹈、布偶劇、戲劇、詩歌、見證、短講、祝禱啦!十一點多回到古晉住宿小店,還是得打包託運道具、布偶、戲服……等,根本沒甚麼睡的三點半又要起床了!搭機回沙巴亞庇!

瑞日、吳蔥、秀菊、惠芳他們都六十幾吧!正男弟兄不是年齡七十歲而已,他的心臟還開過刀。

       想到他們,我真的好捨不得!!

       甚麼叫「篳路藍縷」、甚麼叫「披荊斬棘」?

       對我來說,這八個字不是成語辭典裏的某個形容而已,而是我們用五次短宣,幾十場佈道會經歷來的!

 

      感謝主!今年能來沙巴、古晉參加短宣的隊員,我相信我們都是神所揀選、神所寶愛的!過去所有隊員們齊心努力過的,揀石、鬆土、耕耘、灑種、澆水、施肥,現在都開花結果、綠樹成蔭了!

 

對於2014年的沙巴、古晉短宣,我有兩點感想:

         1.服事輕省

         2.主恩深厚

今年在沙巴神山區的服事只有四場:

1.Marungin堂聚會(馬來語)秀娟主持

2.Tinaun堂聚會(馬來語)月娥主持

3.蘭瑙堂聚會(華語)亮娜師母主持

4.Rumah Agape聚會(馬來語)德偉主持

我看了一下2010年7/23(五)光是一天的短宣行程,就不只四場了!早上到恩典之家,中午沒吃,13:00有【益小學生事工】(佈道會,一小時),14:30有【亞小學生事工】(佈道會,一小時),16:00有【幼稚園佈道會】(一小時),晚上還有【家庭小組】隊員們3.4人一組,分享得救見證。

而且今年這四場在沙巴的佈道會有學習事奉班優秀的學生們積極參與,挑大樑用馬來語破冰帶動唱,演默劇、布偶劇,聰明又靈慧的佳琪和婉君穿著祺玉姐和我的舞蹈服裝和隊員們一起上台跳讚美操、原住民舞。德偉本來幫忙主持翻譯,後來在Agape那一場,乾脆直接主持,可愛的男孩子們,默默的扛抬了很重的禮物、文具、糖果、布偶道具、黑絨布幕、水管等,在中午12點多大太陽下走好長的一大段路,還要上上下下過吊橋。

       為他們感謝主!求神加倍傾福於他們,一生一世有恩惠慈愛隨著他們。

       在古晉的服事,除了8/11星期一早上在晉光堂的讚美操團聚敬拜外,就只有一場8/13晚上在主恩堂的佈道會,8/14晚上參加晉道堂的禱告會。

       當我們在古晉節大快朵頤品嘗著各式各樣美食時,我想念著前五年來一路辛苦走過的短宣隊員們;當我們住宿在寬敞舒適的民宿房子時,我想念史蒂文牧師那在深山裡沒水沒電的牧師樓,還有那許許多多舖著睡墊,大夥擠在一個房間地板上睡覺的夜晚。

       那時,也許沒有吃得好、睡得好,服事輕省,但我們團隊的心是貼近的。不需要刻意的分工,規定,交待,吩咐,每位隊員就是會很有默契的在有需要時主動幫補。絕對不會有人聚會還沒結束晚禱,就先去洗澡?我們還披著盔甲在屬靈作戰啊?也不會有人因為在餐廳吃飯被刺到手就嚷嚷不停?因為我們看得見亮娜師母拐到的腳,從8/5-8/16號每一天都是一跛一跛的、努力、忍耐的走著!跳著!爬上爬下,還要負責管帳付錢!

       我還看見蕭牧師的用心和包容。

       每天早上、中午、或晚上的上課,他都早早起來預備,對這一群女人們的嘰嘰喳喳,他選擇安靜,淡定以對。有時候,我覺得記性不好也不錯,忘了那些在根地咬早上五點就要睡眼惺忪起床跳讚美操,拿椅子圍坐在陽光下晨更靈修上課的日子,忘了那些沒有穿救生衣坐船到巴加隆岸,還要背著一大袋禮物、文具、糖果、布偶、道具、戲服拉著繩子爬上泥土岸的經歷;更不要說車子的油缸被石子路的石子彈破洞,一路漏油的行駛著,是因為要過河,車子和人都站在大木板上,才看見漏下的油漬!那很危險、車子會爆炸、燒起來耶!

      這些,就雲淡風輕的說:以前的團員辛苦了吧。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我有想過,為甚麼神要如此恩待今年的隊員們?

       因為要我們嘗嘗主恩的滋味,就知道主是美善的!

      就像初信者的禱告最容易蒙應允。因為神要建立他的信心!

      所以我相信,神必要大大使用今年的短宣隊員們,在沙巴宣教、海外宣教或是傳福音的事工中有份!而且今年的短宣隊員除了領隊蕭牧師是男的以外,其餘九位全是女性。神讓我看見:「主發命令,傳好信息的婦女成了大群。統兵的君王逃跑了、逃跑了;在家等候的婦女,分受所奪的。」(詩六十八11~12)

     神的話語安定在天!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另外,神還讓我看見一樣東西:大房子!我在天上的大房子!!

在古晉,有好多興建中的漂亮大房子!!

      本來,現在的我應該有三間房子。結婚前在初任教的潛龍國小附近忠恕家園買了間320萬的普通小房子,後來又在南勢買了間660萬的80坪房子,調校到住家附近的南勢國小。但我的第一間小房子,本來沒有收半毛錢的借中壢國小劉伯軒老師住,連水電費都還是由我的存款帳簿轉扣!房子後來被我前夫一百多萬賤賣給劉伯軒了!當然買賣過程,委託書是假的,我的身分證、印章、房契、地契都是被盜的!第二間房子更蠢了!我提領光了所有的郵局存款,包括解約了利息較高的定存,老師才有的利息較優惠存款,從79年任教開始,每個月最多只能存一萬元的優惠存款,當然更不要說之前為了存錢,極盡客家婦女克勤克儉的本事,大著7.8個月的肚子除了七點多到三點半的課外,還上著課後託育安親班到五點半,結果六百多萬的房子名字不是登記我的,無賴至今!

聖經約翰福音 John 10:10上說:

盜賊來, 無非要偷竊, 殺害, 毀壞. 我來了, 是要叫羊 ((或作人)) 得生命, 並且得的更豐盛.

 

      這句話,我的感受真是非常深刻!因為我曾被菜刀放在脖子旁死過一次,也曾身分證、印章被偷,被告了家暴,到警察局去領回一封法院寄出的離婚判決書,因為我是被告的加暴人,所以還被限制不能靠近他們多少公尺?

       真的很誇張?!我已經7年沒有看到我女兒了!從2008年暑假我在新竹住校唸研究所,他們把堪用的東西都搬走,在法院作伪證後,就再也不見了!不要說懷胎十月、自然產啦,她還喝母奶到五、六歲唸大班。

 

      但這些都會過去。

今年三月,我的同事楊瑜平邀約我一起到楊梅怡仁醫院做健康檢查。

我沒有車,所以她要特地一早從她家中原大學附近開車來我家接我,而且是因為有她邀約一起作伴,所以我才會跟著去做健康檢查。

重點是:我的卵巣癌指數超過標準值。

 

所以,我也不必擔心飛機失事,被炸彈誤炸,或是斗湖有沒有海盜搶劫了!我們一生的年月都在神手中,主若許可,我們就可或做這事、或做那事!

今年,2014.7.12早上在平鎮崇真堂,請每天早上三點就起來晨禱的劉師丈為我禱告,他說了我要帶領大家過紅海,雖然現在我也不知道要怎麼過?還有2014.7.27在南桃園城市之光為南澳短宣集訓後,芳玲老師為沙巴短宣的禱告,看到「力量」二字,回來後我才懂,原來「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的完全!」因著我們倚靠神,仰望神,才得蒙保守、看顧。

相信: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見的!

Add News Story here

ace for you to tell a story and let your users know a little more about you.